•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统计局拟修正《全国人口普查条例》 包括四项内容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9-06-25 18:40:16
【字体:

  统计局拟修正《全国人口普查条例》

  人口普查对象提供不真实、不完整资料情节严重拟依法追责

  本报讯(记者 张钦)为做好全国人口普查工作,国家统计局拟修正《全国人口普查条例》,目前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此次修正案征求意见稿中,包括四个方面内容的修改,公众可以通过信函或电子邮件方式将意见反馈至国家统计局统计执法监督局,此次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19年7月1日。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此次拟修正的四项内容包括:第十二条修改为:“人口普查主要调查人口和住户的基本情况,内容包括姓名、公民身份证号码、性别、年龄、民族、国籍、受教育程度、行业、职业、迁移流动、社会保障、婚姻、生育、死亡、住房情况等。”其中较现行条例对人口普查调查内容增加了“公民身份证号码”一项。

  现行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为“人口普查对象拒绝提供人口普查所需的资料,或者提供不真实、不完整的人口普查资料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统计机构责令改正,予以批评教育”。

  目前拟修正增加“情节严重的依法予以处理”一项内容。

  据悉,目前我国实施的《全国人口普查条例》是自2010年6月1日起施行的。

报告显示:中国知识产权综合发展指数排名升至第八位

  北京6月24日电 (记者 孙自法)记者24日从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获悉,该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近日编制完成的《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评价报告》显示,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知识产权综合发展指数在40个主要国家中排名从第13位上升至第8位,实现发展水平较大提升。

  这份最新出炉的报告根据通行的定量分析规则,编制出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国内评价和国际比较的指标体系,国内评价指标体系由4个一级指标、11个二级指标、55个三级指标构成;国际比较指标体系则由3个一级指标、9个二级指标、33个三级指标构成。根据指标数据,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综合发展指数达257.4(以2010年为100),较上年提升17.9%,提升效果显著。从分项指标来看,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环境等指数分别达到249.3、234.8、274.3和271.3,依次较上年增长15.2%、28.5%、17.8%和12.5%。

2018年中国各地区知识产权综合发展指数。(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提供) 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 摄

  该报告称,相较于知识产权创造、保护和环境,2018年中国知识产权运用进步更为显著:从运用规模上看,与2017年相比,得分在50以下地区的数量与上一年度相比进一步减少,各地运用规模进一步扩大;从运用效益来看,全国各地区普遍提升,排位靠前的地区提升效果更为明显,广东和江苏运用效益突破80分,知识产权运用与经济生活联系日益紧密。

  业内专家认为,中国知识产权运用水平显著提升,与近年来中国采取建机制、建平台、促产业等多项措施打通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全链条密切相关。这些措施为中国创新主体从市场综合效益角度管理知识产权创造与保护提供便利条件,促使中国知识产权综合运用能力不断加强、运用效益快速增长。

2016-2017年国际知识产权发展状况得分对比。(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提供) 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 摄

  与此同时,该报告也反映出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不足,主要包括知识产权创造质量需进一步提高、区域发展不平衡性仍在延续、知识产权发展外部环境有所改善但仍有所欠缺等方面。与世界主要国家比较,中国知识产权环境、能力、绩效三个指数中,环境指数近些年排名均落后于知识产权能力和绩效指数,表明中国知识产权工作需要进一步在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方面作出更多努力。(完)

另类招生海报走红 大学管理者看懂了吗

  另类招生海报走红 大学管理者看懂了吗

  伴随高考结束、成绩逐渐公布,全国各大高校进入招生季,学校官方也例行发出了“欢迎报考×××大学”的招生文章和迎新视频。但是,和官方的严肃风格不同,学长们自制招生海报,走出了一条“野路子”:他们将招生文案做成了表情包、小广告、游戏、小说等形式。

  土味风的“椰树椰汁”广告,牛皮癣式的“电线杆”广告……诸如此类的大学招生海报,展现出与传统招生广告浓浓的反差。其实,这样的现象早就不是第一次出现。近几年,多数大学在官方招生方式之外,都会有一些出自学生、校友之手的另类招生形式。甚至,一些另类招生广告还被大学的官方招生方案所吸纳,成为补充素材。相较于过去多年我们所习惯的官方通告式招生话语,这样的多元化呈现,展示了互联网时代大学招生的更多可能性。

  在评价这一现象时,有两种极端化倾向值得注意。一方面,不宜过于夸大这种创新式招生文案的实际效果。当前部分高校的招生压力增大是事实,在招生时能够以更被“新生代”所接受的风格展现自己的校园文化和学校特色,也是一种恰当的自我营销。但是,对于绝大多数学生来说,报考什么学校,最终是由个人分数、专业偏好、学校的学科能力以及城市等综合因素共同决定的,不太可能仅仅根据招生广告就选择一所学校。另外,仅就创意来说,一些形式和表达其实也在不断被“模仿”,很多不乏有被“玩坏”的观感,其真实的“传播效应”和“创造性”也未必有那么强。

  另一方面,这并不是说在招生上不需要“努力”和创新。一定程度上说,这些由在校学生和毕业校友所“贡献”的招生文案,更应该被看作是一种“自我表达”。他们在帮助自己的大学在舆论场中寻找存在感的同时,也在展示自己心目中的大学形象。这类在毕业季竞相出炉的招生海报、影像,既是对外的,也是对内的,既面向高考生,也是校园文化的一种延伸。比如,当前不少大学都有自己的另类“花名”,尽管这其中充满着调侃乃至“自黑”,却是学生对于母校认同感、归属感的体现,生动诠释了什么叫“母校只有自己才能骂”。

  大学招生中,在校学生、毕业校友的声音和“自我表达”被放大,也直接展示出大学和中小学的差别。一所大学的形象不再只是校方的单线条叙事,每个学生对学校的真实观感,也是大学形象构建中须臾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于此背景下看待一些大学生或者毕业校友的另类招生文案,大学管理者更应该有所触动。

  比如,在这些调侃中,校方可以看到学生心目中大学的真实形象。包括它所面临的不足,以及学生最期待改变的地方,像一些海报直言学校“偶尔停水停电”。再比如,招生场景中所展现出的无厘头、戏谑风乃至吐槽风,应当有更深刻的反映。高校管理者应该明白,只要学校提供足够的空间,大学生的创新、创意以及表达的欲望是无穷的。

  进一步说,校方的包容心态,更需要体现在学校的日常管理之中,学生的“发言权”也不应该只停留在另类招生文案一个方面。另外,高校自我宣传和学生花式营销中所展现出的“优越感”,也应该让新生有实实在在的体验。总之,大学的“好”,学生对学校的“好感”,不能只是在招生场景中“昙花一现”,仅仅体现在话语的包装上。

  所以,面对每年招生季上演的大学另类招生创意比拼大战,既不必从所谓品味高低的维度作机械评价,也不宜过于拔高其创造性。褪去特定语境下的“表演”色彩,大学生日常自我表达和创新能力,才更值得关注。

  朱昌俊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新华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新华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新华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